我說這卻是人營造出來的環境。

我覺得沒有必要跟他再扯下去,加上他也早就冷得受不了。

現在可以給你說了,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給了劉曉波了,給了又怎麼樣?是能弄到一筆錢,那又怎麼樣呢?還不是花不上?還是得乖乖呆在牢裡。

下命令呀,給共產黨下命令讓放人呀,我們怕這個嗎?改變了共產黨了嗎?沒有。

於氣呼呼地說著。

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李明心)紐約時間:2016-10-2001:31AM

「老高是忒慘我的老爸喵星人 線上/極速秒殺2 字幕/機械師2:復活/極速秒殺2了一點,這他媽是人呆的地方嗎?」於搓著說。

「如果你手上主動沾上血,那無異於舉刀自戕,這樣說並不是慮及你會殺死我,你殺不死我,我繼續活著就是一個證據,你每次都想弄死我,終於我還活著,還會活著看到中國的改變。」

就是掉下來它也不屬於你。

這一次他很驚訝體制內還有我這樣思想開明的人(其實這是於慣用的技倆),談得很順利,願意與我們保持溝通,我提出希望以後每次有非學術性的文章或書要發表時,讓我們政府先過目一遍再發表,人家很痛快答應了,比我想像的要順利。

我原計劃今天跟你談一個小時,可我受不了這個(指太寒冷),再說好像也沒有了必要,老高我還是再留一句話給你,我們隨時等著你給我你的名字 預告/你的名字 動畫/你的名字 電影完整版們寫信或者傳話,留給你的時間不會是無限的,我走了。」

我這裡把話說明了,共產黨如果明天滅亡,我今天晚上一定會弄死你,我心裡就專惦記著這事,一看共產黨要完蛋了,我替共產黨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幹掉你,那時候,我知道我好過不了,你也別想好活了。」

怎麼改?是大改還是小改,都就等你一句話。」

從心理角度看,可能是覺得張的談話沒能改變我,而終於再親自出面一次,於對關押室的環境是掌握的,他不但穿著戶外服,而且還圍著圍脖。

【新唐人2016年10月04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你的名字 電影線上看/你的名字 心得/你的名字 動畫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

「其實有些事,有個軟話兒,低個頭,咱能給你立馬解決,買個電暖器一插不就解決了,難道為這事還該我們磕頭求你,你好好琢磨是不是這個理?給誰都可以談,最近我們也找了范亞峰,他說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歷史上哪個秀才造反成功啦?不愧為『小諸葛』,人家能心平氣和地跟我們談,美國人能談,蔣介石能談,有甚麼不能談的?」於海闊天空地扯了一大堆。

都在嚷嚷呢,嚷嚷甚麼呀?共產黨的監獄就敢關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在技術環節上的妥協也屢屢作出,他們所謂的談即是沿著他們劃定的道兒走,那不是談而是下達命令,是其一貫蠻橫使然。

本文中提到的於泓源2010年2月起至今,任北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員,是周永康迫害高智晟的主要打手。

你甚麼意思?老高我今天大老遠趕來再給你一次機會,直說了,是最後一次。

諾貝爾和平獎算個屁,小小的挪威國,是甚麼呀?我外交部發言人義正辭嚴,在捍衛中國國家利益的問題上,我們黨從不含糊。

而你也到了真正該嚴肅考慮你出路的時候了,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不要聽不得人勸,天上不會掉下餡餅。

「甭給我說這個,環境差,就等你一句話,你的關押環境改變,就是你個人命運的大改變也都在你的手裡。

)我在那裡的另一次談話者就是張雪的師傅於泓源,具體時間當在其高足張的談話後不久(編按:2011年初)。

而剛坐下一會兒他又嫌太冷。

我實在懶得與他多說。

「老高,我不相信你的智商能在我之上,誰他媽要說你老高的智商在我之上,你打死我也不信呀,你不大有頭腦,這你還別不愛聽,我總以為有可能是我的一己認識,最近我親自與余傑談了一次話,結果很好,在談到你時,余傑說他不願提到你的名字,更不願意談你的問題,那見解簡單卻精闢,不愧為文化人。

他說高不僅是一個完全沒有政治頭腦的人,可以已經很想你 線上/已經很想妳 影評/前傳 首爾車站線上看說是一個沒有頭腦的人。

聽見了吧?你總以為就我一個人說你頭腦簡單,咱就不往遠說,就看人家余傑,人家懂得進退,這就是有頭腦的人。

這窗戶是他自己下命令堵死的,因為他這位大人物要來,今天窗戶還打開了一會兒,可打開了意義也不大,打開才發現在窗外面還釘了一塊聚乙烯塑料板。

我有餘地,你就有餘地。

「無論利益上我們怎麼讓步,你好像聽不見似的,我們沒有退路,就會有你的好果子吃,刀把子不還在我們手裡嗎?老高,你太擰了,這是你個人命運悲劇的主要原因。

把你掰碎了能捻出幾根釘子來?給你好出路你不要,一個一個的機會被你堵死了,擱這慢慢地呆著去吧。

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

對於談話我從不拒絕,但也從未主動找過他們。

他就以這環境為由頭進入談話。

我還是頂了他一句:「美國人能談,蔣介石能談是歷史事實,讓他們接受共產主義制度,能談嗎?另一個歷史事實你也清楚,那就是和你們沒有談成。」

我說:「聽你這話好像我成了你的領導了,那你現在就趕緊回家去吧。」

於說完站起來就走。

這是於泓源與我見得最後一次面。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電子版)精裝)平裝)(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於說。

一進來不到一分鐘即蹙額搖首,說能不能把窗戶打開,說:「這屋裡空氣太糟糕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52papa 的頭像
o52papa

電影訂票網站推薦

o52pa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